昌乐县检察院官方网站

详细信息

位置:首页> 以案释法> 案件纵横>

该案如何定性?

发布时间:作者:昌乐

该案如何定性?

  一、基本案情:

  2012111321时许,犯罪嫌疑人索某酒后乘坐出租车到昌乐县城关街道田某家中,索某打出租车不给钱,并伙同其朋友田某、岳某无故用菜刀、马扎子、酒瓶子、拳打脚踢等方式伤害该出租车司机刘某,致刘某构成轻微伤,期间索某等以丢手机的名义向司机刘某索要现金一万元,并迫使刘某电话通知其妻子前来送钱,在送钱过程中,其妻子报警,索某、田某在家门外等待拿钱时被警方抓获。

  二、分歧意见:

  对于索某等人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索某等人在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动机,对刘某实施了一定的暴力和胁迫行为,并迫使刘某向其交付财物,后因警方介入未能取得财物,属于敲诈勒索未遂的行为,因此,索某等人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未遂)。

  第二种意见认为,索某等人开始是为了逞强而殴打刘某,在殴打过程中犯意转化,迫使刘某向其交付财物。虽然索某在等待取得财物过程中被警方抓获,并未实际取得财物,但刘某始终没有脱离索某等人的控制,应属于当场取得财物未遂。因此,索某等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未遂)。

  第三种意见认为,索某等人虽然对刘某进行了殴打并迫使刘某向其交出财物,但是,索某在主观上出于一种惹事生非、逞强好胜的目的,并不是出于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特定目的。这种主观心理态度与我国刑法中对寻衅滋事犯罪目的的规定是一致的,因而构成寻衅滋事罪。

  三、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主观上,索某等人事先没有非法占有财物的动机,只是想打人出气,与同伙也没有预谋抢劫。但是在殴打他人的同时,犯罪嫌疑人主观故意发生了变化,由逞强好胜、耍威风、寻求心理平衡的目的,转化为向刘某索要一万元现金。在刘某声称自己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时,索某又逼迫刘某打电话让其妻子将钱送过去,并到门外等待刘某妻子送钱。从这点上看,索某等人具有明显的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和动机,因此,索某等人的前后行为实现了犯意的转化:即由逞强好胜、耍威风转变为通过暴力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物。

  2 、寻衅滋事罪和抢劫罪在客观表现上都是以暴力或者暴力威胁强行夺去或者拿走他人财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强拿硬要的行为与抢劫罪的区别在于:前者行为人主观上还具有逞强好胜和通过强拿硬要来填补其精神空虚的目的,后者一般只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前者行为人一般表现为不以严重侵犯他人的人身权利的手段取得财物,而后者则以暴力、胁迫等方式作为劫取他人财物的手段。抢劫罪是以暴力手段实现其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暴力、胁迫行为与非法占有财物之间具有手段和目的的关系。结合上述观点分析本案索某等人的行为:(1)索某等人对刘某实施暴力,向其索要财物,而且暴力手段对刘某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恐惧,具有明显的暴力侵害性。(2)索某等人对刘某的暴力侵害是当场实施的,尽管索某等人前期对刘某的暴力侵害存在逞强好胜的目的,但后来发生犯意转化表现为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3)索某等人采用暴力手段非法控制刘某后,逼迫刘某给其妻子打电话将其按送到犯罪嫌疑人住处,索某等人的这种行为实际上就是向被害人当场、直接索要财物,且暴力拘禁手段行为与取得财物的目的行为同时延续,即体现了暴力手段和非法取得财物的“当场性”。

  3、敲诈勒索罪表现为行为人以威胁或者要挟的方式,向公私财物的所有人或者持有人强索财物。威胁和要挟,都是能够引起他人心理恐惧的精神强制方法,但一般不表现为对被害人当场实施暴力。而本案中,索某等人直接对刘某实施了殴打的暴力行为,已经超出了构成敲诈勒索罪所要求的危害行为的限度。

综上所述,认定索某等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未遂)更能体现罪行相适应的刑罚原则。

  (来源: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主办: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地址:潍坊市昌乐县恒安路1号 电话:0536-3012557

网站内容管理: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办公室、政治处

网站设计、技术支持: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