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乐县检察院官方网站

详细信息

位置:首页> 以案释法> 案件纵横>

冒充军人骗色骗财的行为如何定性

发布时间:作者:昌乐

 一、基本案情

20131130日至1226日期间,犯罪嫌疑人张某冒充新疆某部队现役军人同被害人刘某网谈,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后,因无钱冲游戏币,萌生骗钱的念头,便以办理退伍金需要花钱走关系为由,骗取对方共计6000余元钱,且后多次发生性关系。1229日,被刘某家人识破,案发。

二、分歧意见

对于该案如何定性,办案人员存在如下三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非法占有他人公私财物,用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冒充现役军人骗色骗钱的行为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诈骗钱财是目的行为,冒充现役军人是方法行为,二者构成牵连关系应从一重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冒充军人骗色骗钱的行为不符合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侵犯军队良好威信的要件,冒充军人是张某在网上同刘某聊天的一种手段,没有假冒军人的名义进行炫耀,没有侵犯军队良好威信和形象,仅认定属于虚构事实部分。因此,对于冒充军人的行为不予评价仅认定后来以办理退伍金为由诈骗钱财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张某冒充现役军人骗色骗钱的行为既侵害了军队的良好威信及其正常活动又侵害了他人的财产权,构成诈骗罪与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法条竞合,依照特别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应认定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

三、法理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如何定性,张某的行为是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还是诈骗罪,首先需要明确二罪之间的区别。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与诈骗罪两者都使用欺骗手段,可能获得财产利益,这两点相同;但是,主观目的、犯罪手段、财物数额要求和侵犯的客体,均有不同。

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是指行为人为谋取非法利益,假冒军人的身份或职称,进行招摇撞骗,损害武装部队的威信和正常活动的行为。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欺骗方法,使受害人陷于错误,骗取数额较大以上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与诈骗罪的犯罪手段都带有一个“骗”字,即编造谎言、隐瞒真相、骗取他人信任,而且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犯罪目的也可能是谋求一定的财产利益,这与诈骗罪中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是一致的。但两者又有严格的区分,主要表现在犯罪的构成特征上: (1)侵犯的客体不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产所有权,因此规定在现行刑法典分则第五章侵犯财产罪中。(2)行为手段不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手段只限于冒充军人的身份或职称;而诈骗罪的手段并无此限制,可以利用任何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进行,由此骗取被害人信任,“自愿”交出财物。(3)行为人犯罪的目的不同,诈骗罪中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是希望非法占有公私财物;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行为人的目的是追求非法利益,其内容较诈骗罪目的的内容广泛得多。(4)构成犯罪有无数额限制不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构成对所骗取的财物数额没有什么要求,因为此种犯罪未必一定表现为诈骗财物,而有可能是骗取其他非法利益,其社会危害性主要表现为对武装部队的威信和正常活动的影响和破坏;而诈骗罪的构成则要求只有诈骗数额较大的,才以诈骗罪论处。

一般而言,区分两罪比较容易,但是,如果行为人冒充军人的身份或职称骗取财物,则涉及到法条竞合中的交互竞合及其法律适用,需认真分析。

法条竞合是指同一犯罪行为因法条的错综规定,出现数个法条所规定的构成要件在其内容上具有从属或者交叉关系的情形。法条竞合所要解决的是在一个犯罪行为该当数个法条的情况下,适用哪个法条的问题,是关于法条之间的理论。法条竞合具有如下特征:一是实施一个犯罪行为。行为人实施的是一个犯罪行为。这是构成法条竞合的客观基础和必要要件,所谓一个犯罪行为,是指行为人在一定犯意的支配下,一次实施的该当某种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这里的一个犯罪行为,确定标准只能是法律。二是触犯数法条规定的数个罪名。行为人所实施的一个犯罪和行为触犯刑法分则条文规定的数个罪名,这一特征是法条竞合的法律表现。法条竞合作为法律现象,当然要体现在刑法规定之中,即表现为刑法分则规定有关犯罪罪名之间的关系。这一特征包括两方面内容:数个罪名必须是刑法分则条文规定的;是数罪名的竞合而不包括刑罚的竞合。三是数个罪名之间存在的逻辑关系。行为人实施的一个犯罪行为涉及的刑法分则规定的数罪名概念之间有着从属或者交叉的逻辑关系,这是构成法条竞合的充分必要条件,也是法条竞合产生的逻辑根源。

行为人实施的一个犯罪行为涉及刑法分则规定的数个罪名概念之间在逻辑上具有包容关系时是法条竞合,在我国刑法学界已成定论。但罪名概念之间具有交叉关系能否构成法条竞合存有争议,应该说,交叉关系的罪名概念同样可以构成法条竞合,理由在于:交叉关系的罪名概念符合法条竞合的基本特征;交叉关系的罪名同样是表现为刑法分则的不同规定,存在法律适用问题;交叉关系的罪名概念不能认为是想象竞合犯。所谓交叉关系的法条竞合是指在两个罪名概念中,其外延各有一部分相交。由于刑法中的罪名概念之间的这种交叉关系的表现不同,交叉关系的法条竞合可以分为交互竞合和偏一竞合两种情形。交互竞合是指两个罪名概念之间各有一部分外延相互重合,每个罪名都是独立的,因而大多数的罪名的内容是互不相同的。但由于犯罪的复杂性与出于立法技术的考虑,有时两个概念之间会发生某些重合,这就是所谓交互竞合。法条竞合是法律条文的竞合,是法条的现象形态。法条竞合是犯罪所侵犯的社会关系的错综交织以及法律规定的交错规定所造成的,法条之间的这种联系不以犯罪的发生为转移,无论犯罪是否发生,都可以通过对法条内容的分析确定其交叉关系。

诈骗罪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前罪诈骗的对象专指财物,后罪诈骗的对象是名誉、地位等,也包括财物,因为立法并没有将财物排除在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对象之外。诈骗罪在犯罪方法上并无限制,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则限于冒充军人的方法。因此,从两个法条的内容来分析,冒充军人诈骗财物既符合诈骗罪的规定又符合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规定,这是法条本身的逻辑所包容的,与犯罪行为是否发生无关,这部分交叉是根据对法条的直观的感觉和经验的判断就可以认识到的。我们可以将诈骗罪分为采用冒充军人的方法诈骗数额较大的财物与采用冒充军人以外的方法诈骗数额较大的财物两部分,而把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分为冒充军人诈骗数额较大的财物与冒充军人诈骗数额较小的财物以及财物以外的名誉、地位等两部分。显然,就冒充军人诈骗数额较大的财物这一点而言,两个法条是重合的,存在法条竞合的关系。

相互竞合的两个法条之间存在择一关系,适用解释上,只能适用其一,排除其他。在选择法条时,一般是根据法条竞合的处理原则,特别法优于普通法。但如果简单的按照此原则处理诈骗罪与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之间的法条竞合关系,会造成一些难以解决的矛盾和困惑。例如当行为人骗取数额特别巨大的财物时,依诈骗罪的规定,最高刑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而依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规定,最高刑只能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因为按照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适用原则,因此只能适用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规定。如此,采用一般手段骗取数额特别巨大的财物最高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而冒充军人骗取数额特别巨大的财物时,其社会危害性要大于前者,最高却只可能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这是不公平的。因此,为符合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在坚持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前提下,特殊情况下,以重法优于轻法为补充,即在行为人冒充军人身份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达到特别巨大时,将其行为定性为诈骗罪加以处罚是比较合适的。

从本案看,第三种意见是比较正确的,理由如下:首先,张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在本案中,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编造理由的方法,骗取刘某钱财6000元,数额已达到较大的标准,完全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其次,张某的行为也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在本案中,张某以谋取非法利益为目的,假冒军人身份同刘某聊天,通过发送穿着带军队标志衣服的照片、设置穿着迷彩服衣服的照片为QQ头像、经常穿着带军队标志的衣服等方式进行炫耀,利用刘某对军人的信任,多次与刘某发生性关系,骗取刘某钱财,已侵犯了军队的良好威信和形象,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因此,张某冒充现役军人骗色骗钱的行为构成诈骗罪与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法条竞合,依照特别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应认定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

对于第一种意见认为诈骗行为是目的,冒充军人是方法,两者构成牵连关系,笔者认为不符合本案的案件事实。所谓牵连关系,是指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其方法行为或结果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的犯罪形态。牵连犯在传统刑法理论中,是实质的数罪,处断的一罪,而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就一个行为,一个结果,符合一个犯罪构成,是单纯的一罪。张某不是以诈骗刘某钱财为目的,而是在冒充军人同刘某网谈的过程中,因无钱冲游戏币,才萌生骗钱的念头,并不是一开始计划骗取刘某的钱财。因此,张某冒充军人的行为不是为实施诈骗目的的方法行为,两者不构成牵连关系。

对于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冒充军人骗钱骗色的行为不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笔者认为张某作为一名不具有现役军人身份的普通人,在网上通过各种方式宣扬其军人的身份,从客观上看就是利用军人身份进行炫耀,已经不能简单的理解为当事人聊天互动的一种方式。从其行为结果上来看,正是因为其假冒军人身份,获得刘某对军人的信任,骗财骗色,其行为结果已经损害了军队的良好威信及其正常活动。张某以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冒充军人骗色骗钱的行为,完全符合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犯罪构成。(侦查监督科提供)

主办: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地址:潍坊市昌乐县恒安路1号 电话:0536-3012557

网站内容管理: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办公室、政治处

网站设计、技术支持: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信息中心